本報記者 師文靜
  22日,張煒創作40周年系列活動將啟動,張煒文集(精裝48捲)也將舉行首髮式。近日,張煒接受本報記者採訪,暢談其新作《也說李白與杜甫》及其創作近況。張煒稱,48捲文集的出版這對他也算一個總結。談到自己的創作,張煒表示哪怕到了80歲、90歲仍能寫作的話,他仍然想保留兒童一樣純潔的東西,仍然想保留他年輕時候就擁有的浪漫的想象力。
  新書緣起
  郭沫若《李白與杜甫》
  《也說李白與杜甫》是張煒在萬松浦書院的講稿基礎上整理而成,是一本關於李白和杜甫的文學沉思錄,對李白和杜甫在求仕、婚姻、創作和晚境等話題逐一做了闡述。張煒稱,“談話有活潑的現場感,但是缺少學術的嚴密性,這部書在後期很多專家提意見,掃除硬傷,合併同類項,得以出版。“如果純粹從古典文學的研究、索引和考證來講,這是大學教授應該做的工作,搞創作的作家不一定做得很好,但是我們有寫作學、文學批評和鑒賞,可綜合運用這些學科去探索李杜,這本書可能在綜合角度做了一些工作,這是不同於大學教授的研究。”
  《也說李白與杜甫》前邊加了“也說”二字,對應的是上世紀七十年代郭沫若的《李白與杜甫》。張煒稱,熟悉這段歷史的人一看就會明白,這是由那本書談起和生髮的一些文字,“也說”,當然是從郭沫若的書緣起的意思。要理解這本書,最好先看一下郭沫若先生的那本書。“也正是從郭沫若《李白與杜甫》這本書里,我讀懂了一點點‘為什麼’。許多人性的秘密,就藏在這本書里。郭沫若借兩位古代詩人,竟然說出了許多真話,當然那是曲折地說,隱晦地說。”
  只要優秀的,
  必然是浪漫的
  研究杜甫與李白,就會談及文學創作的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等問題。張煒也從李白與杜甫說起,詳談了他對於文學創作的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的理解。張煒稱,杜甫通常是“現實主義”的代表人物,在他看來杜甫最好的詩卻是十分浪漫的。“詩人們的性格不同,文字的風格色彩自然也不同,但他們只要是優秀的,就必然是浪漫的。”
  而談到文學創作的“現實主義”和“浪漫主義”,張煒稱,兩者沒有那麼對立,它們甚至是一回事。“從文學創作者的體驗來看,好像沒有什麼‘現實主義’。因為凡寫作必要個人化,必要想象,必要變形和誇張,必要讓思緒激越和飛翔。再現‘客觀現實’的文字不是文學。”
  張煒稱,長期以來我們學術研究和課本對於文學的界定過分地偏重社會性,而偏離了審美樂趣。“從一個寫作者來說,文學從本質上沒有現實與浪漫之分,只是寫作者們有不同的生命色彩和寫作色彩,但是學術界把文學量化。其實所有的文學創作都不是簡單的再現、寫實,作品都有想象、誇張和變形,只是多少而已。有的文學作品更貼近現實生活的細節,如果真是這樣文學與照相、一般的通訊記錄沒區別。”張煒認為,文學作品肯定與現實有區別,寫作者善於抓事物的本質,其實沒有一個好的文學家是照本宣科記錄客觀現實,一定是貌似客觀,但是細節一定是誇張的。
  反對簡單地
  標簽化作家
  在談到如何評價李白與杜甫時,張煒則提到他反對簡單地標簽化作家。“有出版社想要出我的評論集,就開始搜索與我相關的評論文章,一搜有兩千多萬字的相關評論,他們就不出了。這些評論大部分都是說我是‘理想主義’‘道德理想主義’作家,簡單化地給我貼了個標簽。這個對於一個作家來說害莫大焉。”張煒稱,這樣評價一位作家,說明評論者根本就不理解什麼是道德,什麼是理想主義。
  張煒稱,一個作品所包含的理想主義、人文主義脈絡是很深遠的,只有大量閱讀才可以談這些問題,很多評論家很不瞭解作家。“評論家們為了省勁,就給作家隨便貼個標簽。我發現很多評論儘管滿篇都在誇我,但是滿篇都是對我的不理解和歪曲。我看了以後覺得實在與我無關。我哪是道德理想主義啊?我個人覺得我沒有這麼簡單。決不能用一個標簽來簡單化一個作家。”張煒稱,李白和杜甫就是兩個極其複雜的作家,《也說李白與杜甫》就是儘量把兩位作家複雜的一面呈現出來。
  作家不可缺少
  童心和詩心
  張煒寫過《半島哈里哈氣》系列等兒童文學作品,張煒透露,他的兒童文學作品也將要以系列文集形式出版。而談到自己的兒童文學創作,張煒稱,他不是這兩年才突然轉向兒童文學創作,他一直在寫適合兒童讀的作品。“在我眼裡兒童文學這個概念並不深刻。我覺得所有傑出的寫作者都必須不可缺少兩顆心:童心和詩心。你可以寫很多兒童不宜讀的文字,即便寫這類文字也不能缺少這兩顆心。”張煒稱,托爾斯泰、雨果、馬克·吐溫等幾乎所有的大作家都寫過適合兒童讀的作品,即便是不適合兒童讀的作品,裡面也時常表露一顆純潔的童心和浪漫主義的詩意,只有比較差的作家才距離詩心和童心太遠。
  張煒稱,他害怕自己成為一個拙劣的作家,所以他很註意保持這兩顆心,哪怕到了80歲、90歲仍能寫作的話,他仍然想保留兒童一樣純潔的東西,仍然保留他年輕時就擁有的浪漫的想象力。
  張煒創作 40周年系列活動
  11月22日,張煒文集(精裝48捲)首髮式、研討會和張煒作品版本手稿展將在山東省檔案館舉行。
  11月23日上午10:00,張煒將攜其新作《也說李白與杜甫》在濟南泉城路新華書店舉辦讀者對話會暨簽售會。
  11月20日至30日,“民間收藏張煒著作版本手稿展”將在泉城路新華書店二樓“三希堂”舉行,展出濟南藏書家張期鵬、周村藏書家袁濱近二十年來收藏的近500種張煒著作版本及部分手稿。
  本稿件所含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資料,版權均屬齊魯晚報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授權不得轉載,違者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 (原標題:八九十歲也要保留一顆童心)
創作者介紹

wedding

cl04clbkj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